Hello,Welcome toCovid-19 orange County!

Covid-19 orange County

Help People Prepare
Bring People Hope
"}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Covid-19 orange County
热点新闻
Your location: Home > NEWS > 热点新闻
【新冠追踪】全球惨胜
UpTime:2020-05-08Count:251

本文先从亚洲的韩国新加坡日本三国开始讲起。先给出结论:韩国已经完全没事了;新加坡把外籍劳工中的无症状患者全都筛了出来,其实早已没啥问题;日本的佛系抗病更是取得了令人震惊的成功。下面是这三国的数据表:


640.png


先说韩国,韩国从4月18日之后的每日新增确诊就是10宗左右,这已经相当于没有了。韩国模式事实上就是为全世界所广泛推崇的模式,它布置了遍布全国的400多个公路检测点,由此开创了传染病的公路检测模式;它发起了“保持一米间距运动”,在此基础上尽量维持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而不是粗暴的封城闭户;对于已经确诊的病患,区分症状轻重情况决定在家隔离或是住院治疗;对于人群聚集性的商业活动,如体育赛事和大型娱乐场所,予以关闭,其它商业设施则在维持人群疏离的原则下保持开放。这四条措施此后成为了全球各主要国家的标准措施,各国无非就是在这四条基础上增删而已。我大中国封城闭户的防控措施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其它国家抄袭,唯有韩国模式,成为了全世界的标准作业。在这样的背景下,韩国将3月份的失业率维持在3.8%,较1月份的4.0%还略有下降。


基于韩国的情况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所以我这里放上韩国每日更新的病例年龄分布图(韩国卫生部官网地址:http://ncov.mohw.go.kr/bdBoardList_Real.do?brdId=1&brdGubun=11&ncvContSeq=&contSeq=&board_id=&gubun=),韩国死亡患者的平均年龄为78岁,这个数据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了,其中70岁以上死亡患者,占全部死者的比例77.8%。这个情况与其它欧美国家完全一致。可见由始自终,新冠的危险人群就是80岁左右的老年群体,这些人身体机能衰弱并普遍患有基础疾病,救治难度较大,同样,这也是此后针对新冠的多种药物,在针对重症患者的临床表现上始终都难以尽如人意的缘故,这事我们放在下面第二节的美国篇再讲。


640-1.png(韩国患者年龄分布图)


新加坡的情况,有一条时间上的分界线:4月5日。从这一天开始,新加坡启用5分钟就可以出结果的新型试剂,并学习韩国经验,对非新加坡籍的外来劳工进行主动的全面检测。外来劳工群体在新加坡是较低级的群体,他们生活在密集的公共宿舍(新加坡本地称之为客工宿舍),承担了物流零售清洁等新加坡本地国民不愿意从事的脏活累活。这部分人,成为了4月5日主要的感染者群体。


640-2.png

4月6日至今,根据新加坡卫生部的官网数据,新加坡的累计新增确诊人数为1.49万人,其中居住在客工宿舍的外籍劳工确诊人数为1.38万,占比达到93%。比如4月30日新增的528例确诊中,就有488例为客工宿舍主动检测发现的病例。根据新加坡卫生部持续至4月30日的观察(网址:https://www.moh.gov.sg/news-highlights/details/56-more-cases-discharged-528-new-cases-of-covid-19-infection-confirmed),外籍劳工的1.38万例确诊病例,几乎全部为无症状患者,其中仅3例转为重症病人。这其实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观察视角:无症状患者转为重症患者的比例低到仅有1.38万之3,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正因为此,新加坡的新冠整体死亡率也是低到令人难以置信:至今仅15人病亡,死亡率仅0.09%


640-3.png


(新加坡的住院病人数据表,截至4月30日,其在院病人总数1686人,其中重症病人仅22人。)


新加坡的国家体量很小,总人口只有564万,也就是相当于我大中国的一个中型城市。由于它执行主动型的全面检测,它将人群中的无症状患者尽可能的挖了出来,而在其它国家,即便再如何全面检测,也没法像新加坡那样,执行全覆盖式的主动检测,因此极难将无症状患者的数据挖掘出来。这样看来,新加坡的数据或许具备真正的参考意义:在加入无症状患者作为基数之后,新冠的真实死亡率,或许也就是千分之一左右


当然了,即便是这部分外籍无症状患者,现在也刷得差不多了,4月20日刷出了峰值的1426名确诊,到4月30日已经下降到了528名。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加坡一季度末的失业率2.4%,仅略高于2月份的2.3%。这也算是一个很过得去的成绩。


日本的情况就更加佛系,它一贯执行只测重症的路线。各位读者都已经知道,所谓只测重症,其本质就是放纵轻症,从而形成群体免疫。在此期间日本时不时的假装宣布一些严管措施,但这都是应对小清新白左的口号,从来都不执行,并且日本政府因为担心各大企业会错意,它还要反复强调这些措施都不具备强制执行力,如果有任何政府机构或者行业协会真的去执行这些措施的话,反而还要承担赔偿责任。这么一通搞下来,就是日本的经济秩序基本上不受干扰。


640-4.png

(日本截至4月29日的住院病患情况,注意,其中入住ICU的危重患者仅308人。对强大的日本医疗体系来说,这一点点的危重患者基本不足一提,毫无压力。)


日本的问题,在于外籍游客带来的感染。注意,日本完全不限制外来游客,机场除了偶尔抽检出一些实在是发烧烧到就快晕倒的重症新冠病人之外,基本上就没有机场检疫这一说。它所发现的外籍游客感染,基本上都是人家已经安安稳稳住下来才发现的,发现之后日本政府也无所谓,重症患者住院治疗,轻症患者自我隔离,如此而已。在数据上(日本厚生劳动省相关数据网址:https://www.mhlw.go.jp/stf/newpage_11118.html),从3月16日到4月29日,日本本国国籍患者从599人增加到6142人,增加了5543人;而外籍游客患者则从230人增加到7946人,增加了7716人。在此期间的外籍患者增加人数比本国患者多出39%,不过日本方面也不以为意。


日本经济的外向性太强了,绝大部分产品依赖出口,断绝对外联系对日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因为这种坚持,日本一季度末的失业率2.5%,依然维持在其平均线上。并且,现在日本的情况也大幅度缓解了,4月11日达到峰值的新增确诊743人,此后就进入下降通道,到4月30日已经下降到193人。这意味着日本这种一边保经济一边搞群体免疫的佛系态度,其实也已经足以击败新冠。


————————


看完亚洲这三个主要国家,接下来,我们来看美国的情况。美国现在是全世界所关注的中心,它什么时候会迎来真正的拐点,为全世界所瞩目。在放上美国的数据表之前,我这里必须说明的是:亚洲的韩国新加坡和日本各有章法,它们坚持住了抗新冠不能过多的干扰经济运行这个基本原则。而美国,则输在了它的两党党争之下。它从一开始的有章法,很快就变得没章法,最后它固然取得了抗新冠的胜利,但却基本输掉了经济。而它的两党党争体制,更是遭遇了超乎想象的信任危机。下面是一列很长的数据表。注意,我这里必须强调的是,为各位经常引用的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基本上就是垃圾,其垃圾程度跟百度疫情地图的数据是一样的:这些使用数据爬虫在全网扒窃回来的数据,存在大量的重复计算,统统不能信。要看数据,就去官网看,美国CDC和世卫组织官网,那里才是权威数据的发布地点。


640-5.png


根据上面的官方数据表,美国其实已经出现了四次峰值,分别发生在4月5日、4月10日、4月17日和最近的4月25日,每次峰值的单日确诊数量都超过3万。这种连续的峰值现象不符合其它各主要国家的经验。在检测逻辑和数据定义保持不变的前提下,亚洲各国基本上只有一次峰值,德国出现了三次峰值,意大利和西班牙都是两次峰值(欧洲各国的情况放在第三部分阐述),我们这里必须要解答的问题就是:美国的4月25日这第四次峰值,是不是就是真正的峰值,后面还会不会再次增长。


在最开始的时候,特朗普其实选择的是日本路线,只测重症,并尽力维持全社会的秩序平稳。日本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日本议会其实就是贵族议会,绝大多数议员其实都是世袭的贵族(不要怀疑,日本就是贵族治理模式,至今都是),日本的政治家与财阀家族其实是同一码事,入则为企业主,出则为政治家,其实都是同一拨世袭贵族。这些人定下了佛系的基调,那就不会改变,日本社会因此能够实现稳定。这里顺带说一下,日本的这种高度稳定的政治体制,其它国家根本就学不了。表面上日本时不时换首相,其实它的治理逻辑从来就没变过,整个国家的发展方向也从来没发生过变化。日本是亚洲除了新加坡之外具备真正的国家战略发展方向的国家,以后有机会我们再来谈这个事。美国想要玩日本式的抗疫,首先其国家内部就无法接受。美国的民主党小清新被我大中国的恐慌鸡给带到沟里去了,他们坚定的相信新冠病毒是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流行性病毒,所以他们绝对无法接受川普只测重症的策略。在议会层面,民主党跟共和党爆发了激烈的论战。正如我反复讲过的,“只测重症”这种奔着群体免疫去的路数,只能做,但是绝对不能说。毕竟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一说出来就会引起小清新的集体情绪崩溃,哪怕明知道死亡患者的平均年龄是80岁左右,这事依然没法拿出来直接讲,毕竟牺牲80岁的老人以维持经济平稳,这种话极端的政治不正确,小清新们可以一句话就怼回来:80岁的人就不是人吗?所以川普到3月13日就败下阵来,被迫启动全面检测,同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授权各州开展各项积极防疫措施。


此后美国迅速发明了5分钟内出结果的新型试剂,然后配发到全国所有的大型超市停车场,供南来北往的美国人民开着车出来测一下,毫无检测门槛,任何自我怀疑被感染的人都可以测,当场就能知道结果。反正大家闲着也是闲着,于是纷纷跑去自测。这种检测方式比韩国还有效率,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迅速的将人群中稍有自我怀疑的患者都刷了出来,刷出了一个令全世界都惊讶不已的数据:到4月29日,其确诊患者终于超过了100万宗。


640-6.png

(美国版的公路检测)


到现在这一刻,美国两党党争的矛盾已经彻底暴露了出来。从本周一(4月27日)开始,由共和党治理的各州已经纷纷取消了防控措施,取消居家令,允许工厂复工,开放商业设施。这些州包括佐治亚、俄克拉荷马、阿拉斯加、南卡罗来纳、田纳西、密西西比、蒙大拿、明尼苏达、科罗拉多、艾奥瓦等等。到现在这一刻,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州取消了防控措施,恢复了常态。其中艾奥瓦州州长甚至反过来强制工人复工,如果有人到5月1日依然以恐惧新冠为理由拖延复工,则对其停止发布失业补助金。有意思的是,艾奥瓦州虽然不大,但是其永远都是美国总统大选中第一个出结果的州,所以具有非常敏感的政治意义。现在它的这番表态,其实是对特朗普的坚定支持:经济稳定,远比80岁的老人更重要。


然而由民主党主政的各州,包括纽约州,则坚持防控。民主党州长在执行主动防控的问题上丝毫不打折扣,依然坚持死死的把居民摁在家里。这种做法引发了民众的剧烈反抗,俄亥俄、犹他、马里兰、得克萨斯、田纳西、加利福尼亚等12州民众因此在近期举行连续的大规模示威,要求恢复经济的正常秩序。民主党与共和党,在最关键的价值观问题上完全无法达成共识:是让80岁的老人再活几年重要?还是让年轻人普遍失业之后干干净净的饿死来得重要?更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年轻人都饿死了,难道80岁的老人居然可以不饿死?这不是瞎扯淡吗?


Screen Shot 2020-05-07 at 8.27.50 PM.png

(近期遍布美国民主党治下各州的典型的示威活动场景)


而在这种核心的价值观冲突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争议就是:美国的病情拐点,到底来了没有?现在美国的峰值确诊数据已经连续出现了四次,4月25日这一次的峰值达到了3.85万宗,乃是单日确诊最高数据,此后连续下降,到4月29日下降到2.05万宗,这已经下降到3月31日之前的水平。要说明美国的拐点到底来了没有,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两个事实,第一,是美国的无症状患的情况,这部分人也没有去参与公路检测,其总人数到底有多少?第二,则是美国CDC那边一直在进行的门诊监测数据,有没有出现患者下降的趋势。下面先看第一个情况。


为了验证所谓的“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4月的第一周,美国斯坦福大学在其所在的加州旧金山湾区的Santa clara县主持进行了大范围的血清抗体随机检测,检测人数达到3300名。由于该县的总人口仅11万,以这种血清检测规模而言,已经完全符合一次科学的抽样调查所需的样本数量标准。结论是:该县2.6-4.2%的人口已经具备了新冠抗体,这个人数比官方确诊人数高出了足足50-80倍。虽然这个数据距离达到群体防疫的60%的感染率还远,但是由于基数的放大,该县的新冠死亡率因此剧烈下降到0.1-0.2%之间(注意,这个死亡率因此与新加坡完全一致),远远低于此前该县宣称的5%的死亡率。注意,Santa clara县是硅谷所在地,也是著名的民主党集中营。斯坦福大学的这个研究因此遭遇了民主党小清新的口诛笔伐,他们宣称斯坦福大学的该研究主持者John loannidis 教授丧失了人性,虽然他是当今世界最顶级的流行病专家,但简直已经不配再做人。


但是,恶搞的事情紧跟着又出现了,4月24日,民主党最大的大本营纽约,宣布了当地的血清抗体检测结果(相关新闻网址: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4815532918342594&wfr=spider&for=pc)。与斯坦福大学的样本数接近,这一次的检测样本同样有3000人,也同样采取了随机检测的方式。不过纽约州总共有近2千万人,这个3000人的总检测人数就稍嫌不足,不过其结论也可以拿来参考:14.9%的人口已经具备抗体,是其公布确诊数据的11倍。虽然也还远远达不到群体免疫的要求,但这同时意味着纽约州的6%的死亡率,被当场拉低到0.5%。纽约州是美国病情发展最严重的州,它的病例占全美的比例近4成。按它这个血清检测的趋势而言,如果检测人数更多的话,相信具有抗体的人数比例会更高,因此死亡率会进一步下降。


结合新加坡的大范围主动检测、斯坦福大学研究以及纽约州的血清抗体检测结果,在加入无症状患者作为基数之后,新冠的真实死亡率将会下降到千分之1-5之间,这恰恰就是流感的死亡率。纽约州的检测结果公开之后,在美国引发狂风暴雨一般的争议,对斯坦福大学的批评风潮戛然而止,亲民主党的小清新媒体当即顾左右而言他,假装这个检测根本就不存在。而共和党人一个个火冒三丈,要求恢复经济秩序的示威活动一浪高过一浪。


第二点,美国CDC监控之下的门诊数据,主要是两组数据:CLI(包含新冠在内的肺炎类患者)以及ILI(包含新冠在内的发烧类症状患者)的比例。我直接给出下面的数据趋势表就好了,(CDC的相关网址是这个: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covid-data/covidview/index.html)各位一看就知道了:截至4月18日的第十六周,下降趋势已经无可逆转,CLI还略高于此前的均值,ILI已经降到均线之下了。这其实就是整个新冠病情逆转的最本质的标志。


640-7.png

以上,就是美国那边的基本情况。结合这两个因素来看,美国那边的拐点,那是真真正正的出现了。恰恰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特朗普因此宣布,美国必须迅速放开防控,恢复经济秩序。但是民主党依然我行我素,坚决维持封锁政策。在美国的联邦制度体系中,公共卫生政策属于州政府的权力范围,川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向州政府授了权,现在想要收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民主党各州坚决不同意。从动机上分析,民主党州长们大概率就是想把经济拖垮,让川普一直以来引为骄傲的经济成绩化为乌有,从而击败川普的连任竞选。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川普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只能在推特上骂人。只不过,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国,美国经济被民主党拖垮,这个代价是需要全世界一起承受的,所以全世界的生产大国现在都面临经济萧条的风险。就失业率而言,美国截至3月14日的失业率为4.4%,现在4月份的数据还没公布,白宫的预测是暴增10个点,超过14%。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在这里顺便说一下,虽然美国现在的新冠总确诊人数超过了1百万,不过它的患者住院率只有13%,以美国发达的医疗体系而言,10来万人住院,对其医疗系统根本算不上什么冲击。


————————


美国之后,我们来看欧洲的情况。熟悉本公号的同学都知道,欧洲早在3月31日就到达了拐点,到4月20日就进行了经济的全面重启(本公号相关文章可以点击阅读:欧洲正式重启),此后的情况也没有特别值得一说的地方,在这里就扔一个德意西法英的数据表就好了:


640-8.png


在这里就提示一点:现在欧洲各国普遍在进行血清抗体检测,结论还没有正式公布,不过在此过程中,各国的单日确诊数据不停的出错,先是西班牙将血清抗体阳性数据加入到每日确诊里,一直到4月25日才修正了错误,将血清检测数据剔除出去,这种错误简直是莫名其妙。然后是法国在4月27日犯错,接下来英国也干了这种蠢事,实在是不知道它们在轮流瞎搞什么。不过即便是这样,这五国的合计单日确诊也下降到了1.1万宗,它们的ICU和急诊室现在都处于日益清冷的状态,早前门庭若市的景象就好像发生在上世纪,都已经开始被人遗忘了。这几个国家的血清抗体检测的结果将会在5月初发布,现在也没啥可说的。在这一段,我重点要说的是全球最淡定国家——瑞典,下面是瑞典的新冠数据表:


640-9.png


瑞典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知行合一的国家:新冠并不是多严重的疾病,瑞典人民根本就不在乎。它始终坚持只测重症,并且瑞典政府还明明白白的告诉国民,这就是奔着全民免疫去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阅读这一段新闻链接:https://3g.163.com/3g/article_cambrian/FATTE9UN0541A1VV.html)。它让瑞典国民自己做决定:你们是要封城闭户,还是维持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不做任何改变,只是由你们自行决定采取何种免疫措施。瑞典人民也是非常淡定,他们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自由。下图是4月20日的瑞典街头,市民们喝着啤酒晒太阳,惬意得很。


640-10.png


更有趣的地方在于:即便如此,瑞典在数据上也没有表现出爆发迹象。它的日确诊数据长期维持在600宗左右,这些其实都是出现了一定呼吸困难症状的重症患者,当然了,也唯有这种程度的患者才能得到核酸检测。如果情况失控的话,重症患者的数量将会飙升,从而导致当日确诊数量飙升。很明显,一直到现在这一刻,情况都处于控制之中。


————————


好吧,在本文的结尾,我要说的是:现在各地的抗体检测结果纷纷发布,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在加上无症状患者之后,新冠的真实死亡率也就是千分之1-5之间。当然,现在这还不是定论,还需要5月初更多国家的检测结果发布出来,才能作为一种可以为整个医学界采信的结论。我现在只不过是在这里提出我的问题:如果,这个结论是真实的话,本文的读者,你们有什么需要反省之处吗?




本文来自数据吐糟中心

作者:槽点挖掘机


How is this page?

0 0
Tags:All
Comments

System

No Comments

web friend